美国观察|国家动机与自发市场:美国科技竞争战略会转向吗?[退出智囊团]
2019-12-18

    美国观察|国家动机和自发市场:美国科技竞争战略会转向吗?[退出智囊团]

    美国观察周刊

    英国媒体12月11日说,美国总统特朗普说,如果华为首席财务官孟万洲在加拿大被拘留有助于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他将介入此案。第二天,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亚·弗里兰警告美国不要将引渡政治化。

    尽管助理司法部长约翰·德默斯(John Demers)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说,美国司法部不是一个“贸易工具”,但特朗普在中国发展高科技的目标已经得到充分证明。美国高科技发展战略可能发生哪些变化?“走出去”智囊团(CGGT)本周推出了一期《美国观察》(American.),将为您提供美国最前沿的信息分析。

    新闻观察

    本周,华为首席财务官孟万洲的被捕在中国和美国占据了最高位置。虽然他最终被假释,但这一事件无疑给中国高科技企业在美国的发展前景蒙上了阴影。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宣布,如果此事有助于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他将对此事进行干预,这无疑将使此案更具争议性,并引起国内怀疑。

    特朗普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公司怀有敌意。华为和中兴,中国领先的信息和通信技术公司,在整个贸易争端中被作为谈判筹码。事实上,美国在批评中国政府在高新技术领域的支持和补贴的同时,也把政治因素引入市场竞争,以“国家安全”为由实施产业保护和补贴。

    从网络安全到军事应用

    今年,国会通过了CFIUS改革法案,特朗普签署了该法案。作为一项限制外商投资的法案,它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事实上,如果我们把2017年草案提出的版本与2018年国会通过的版本相比较,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政府更加重视高科技产业。

    在2017年版中,草案涵盖了一些所谓的科学技术“关键技术”,它们涉及研究、专利和与国防和武器研发直接相关的技术。外国公司在这些行业投资时,必须经过CFIUS审计。在这个版本中,“新兴技术”只在一个子项中短暂出现。

    在2018年通过的最终版本中,该法案第25条完全针对新兴和基本技术的出口和投资限制。除了更加熟悉和严格地审查外国投资外,该法案还要求商务部加强其下属新兴科学技术和研究咨询委员会的职能管理。它要求委员会不仅判断和确定将在未来5-10年内开发的新兴技术,而且确定外国个人或政府以及该科对这些技术的控制程度。与技术相关的交易和市场投资趋势,外国政府和个人对这些技术的投资等等。

    通信技术,如5G网络,计算机技术,如人工智能,云计算,都包括在这一“新兴技术”的范围内。通过这种方式,美国希望保持其在这些行业的领先地位,并掌握其他国家的技术研发情况。除了经济效益,这是基于两个考虑:网络安全和军事应用。

    在网络安全方面,以5G为例,5G作为进一步推进世界信息化和数字化的技术更新,将使信息的传播更加快速可靠。但是更多的信息进入网络也意味着更多的信息将暴露在网络安全的威胁中。网络安全问题原本缺乏成熟的国际规范和标准。新技术的应用只会让相关监管部门感到更加谨慎。对于更加注重网络安全的美国来说,新技术和外国公司只会增加不安全感。因此,美国政府希望美国公司能在5G竞争中获胜并不奇怪,尤其是不希望中国的华为获胜。目前,在5G竞争中,虽然美国处于软件便利化的前沿,但在硬件方面,欧洲和中国公司(包括爱立信、诺基亚、华为、中兴等)占主导地位。在这方面,美国无疑会更加紧张。

    在国防方面,人工智能(AI)是最具代表性的技术之一。例如,无人飞行器、机器人、无人水下航行器等具有重大军事意义的工具,它们的发展离不开人工智能。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分析,到2040年,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将在战争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当然,美国希望在这方面保持领先地位。

    简言之,美国有充足的动机来保护和激励其高科技产业,并从法律的角度为完善奠定了基础。

    国家激励与自发市场创新

    尽管如此,美国仍然希望中国减少对国家高技术产业的援助和补贴。美国认为,在鼓励科技发展方面,中国采取“国有”方式,美国采取“市场化”方式。

    尽管如此,美国在科学研究方面的国家支持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20世纪中叶的艾森豪威尔时代,一个以总统命名的教育项目就开始为全国的中小学提供科学教育基金。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开始利用联邦资金支持国家实验室、学校甚至公司的研究,主要是与军事有关的研究,但也包括商业应用,包括半导体、移动电话和计算机。

    目前,美国有恢复这种行为的趋势。在21世纪,美国参与的许多地区争端导致了高额的国防开支。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中国在美国的国防开支在过去20年中保持在政府开支的10%左右。因此,美国联邦政府对技术创新的资助也是有限的。然而,与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竞争很可能使美国能够开辟一条结合企业、学术界和政府研究机构“对抗”中国政府支持的R&D战略的新途径。

    然而,在很大程度上,美国企业仍然是创新和资本最集中的部分,硅谷已经成为创新中心的同义词。硅谷的成功与其周围高质量高等院校和国家实验室的存在密切相关。为了实现大发展,投资教育是重要的,更重要的是通过投资教育来培养持久的社会利益和氛围。这就是中国需要向美国模式学习的地方。

    当然,经常提到竞争问题。对美国公司来说,竞争来自国内和国外。美国相对严格的反垄断措施保持了竞争格局,例如在信息和通信行业,美国电信巨头AT。